FRANCK MULLER 不忘初心 繼續瘋狂

十月 29, 2018 人物專訪

舉凡古今中外,不少為人稱道的藝術家或發明家,世人都愛稱他們為「狂人」,例如高更和梵高,就是畫壇上大名鼎鼎的兩個「瘋子」,至於近期一點的,則要數英國塗鴉大師班克西,他不但曾偷偷將自己的畫作運入羅浮宮當作展品,在最近的一次拍賣上,他更事先在作品內安裝碎紙機,當作品成功拍出後即自動撕毀,舉動絕對可用瞠目結舌、驚世駭俗來形容。這些「狂人」們的狂,除了與他們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行為有關,更多的是來自他們超越常人的才華和敢於挑戰傳統、打破禁忌的狂傲。

如果鐘表界都有個「狂人」榜,相信Franck Muller先生一定榜上有名。還是學生時期,他就曾因為將一枚勞力士機芯改裝為逆跳萬年曆機芯而聲名鵲起,之後他更是不複雜的表不造,1986年、1987年及1989年先後製作出手工陀飛輪跳時表、三問陀飛輪以及集自鳴、三問、萬年曆和陀飛輪於一身的超複雜大作,這種張狂的才氣和天賦,用今日的話來說,就是「屈機」。1992年,他創立同名品牌,打造出如今業務遍全球的鐘表王國,奠定其表壇「複雜腕表大師」的地位。

假如Crazy Hours誕生在Instagram時代…

除了複雜作品不斷突破製表極限,Franck Muller先生的另一瘋狂創舉,就是在15年期創作出Crazy Hours這個經典系列。話說Muller先生當時正身處毛里裘斯度假,繁忙的工作卻令他無法放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日程已被各式條條框框限制,於是忽發奇想,想要創作出一款打破日常時間規限的腕表,Crazy Hours於是應運而生。Crazy Hours表盤的小時數字順序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時針亦不是順時針運行,完全顛覆一般腕表的運作,瘋狂中卻趣味盎然。而且,根據市場和型號的不同,Crazy Hours上的小時數字順序還可以因應調整,例如兩針版的Crazy Hours大部分會將8字放於12:00位置,至於陀飛輪版本的則放在6:00位置。不過,Crazy Hours的數字看似隨意,實際上是有序可尋,時針從當前小時跳到下個小時,中間必定相隔了五個數字。畢竟,製表始終是一門精密學問。

「無論是機械層面還是設計,Crazy Hours在表壇都可謂獨一無二。2003年Crazy Hours剛推出,當時沒有Facebook,沒有Instagram, 95%在雜誌上看到它的人都不明所以,但只要經過親身體驗,他們無一不被此表的獨特性及背後的幽默感所吸引。當然,多得現在各類型網絡平台,我們只需拍攝一條短片,即可輕鬆展示出Crazy Hours的魅力,這令到此系列在新世代中同樣大受歡迎。」FRANCK MULLER首席營運官Nicholas Rudaz道出Crazy Hours紅足15年的原因。

為慶祝Crazy Hours的15歲生日,今年FRANCK MULLER特別推出了多款亞洲限定版,新版本的Crazy Hours大玩近年表壇大熱的色彩元素,無論表盤、小時數字及表帶都有多種顏色選擇,絕對叫一眾型男潮女為之瘋狂。

 

進擊之Vanguard

Vanguard Tourbillon Minute Repeater

除了Crazy Hours之外,2014年推出的Vanguard系列同樣是品牌的當紅炸子雞,這個系列融合高級表與運動表的風格,加上有品牌獨家的各類型複雜功能坐鎮,成功替FRANCK MULLER在新生代消費群中殺出新血路。「四年前Vanguard系列推出的時候,正值腕表市道不太景氣,因此我們對此系列的售價亦相應調整得更具競爭力,配合其充滿運動氣息的外形,對於年輕消費者特別有吸引力。」Nicholas Rudaz談到。

今年Vanguard系列的新品可用全方位大包抄去形容,既有該系列目前最複雜的陀飛輪三問表,又有充滿海洋氣息的Yachting型號。另外亦首次推出GMT型號來照顧一班「空中飛人」顧客,當然女士們亦沒有被遺忘,心形鏤空的Vanguard Heart Skeleton以及精緻複雜的陀飛輪Vanguard Lady Gravity,相信會擊中不少芳心。

 

WPHH照常舉辦

FRANCK MULLER首席營運官Nicholas Rudaz

訪問Nicholas Rudaz當天,正值愛彼和Richard Mille同時宣佈在2020年退出SIHH,加上另邊廂的Baselworld亦不斷傳出品牌「割席」的消息,令人不其然擔心Franck Muller集團的WPHH表展會否受此風潮影響。對此,Nicholas Rudaz大派定心丸。「WPHH在瑞士已經舉辦了18年,並且亦會到摩洛哥、香港、日本等地舉辦,今後我們將會繼續此策略來發佈我們的產品。在FRANCK MULLER,我們從來都是以產品為先,而非大灑金錢來建造豪華展館。鐘表市場一直在變,我明白現在不少品牌都傾向自主經營,但對於他們這麼快和這麼輕易就離開表展,我本人還是頗驚訝的,畢竟對於那些支持他們多年的經銷商來說,這並不算是一個很好的決定。」(文/S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