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2018十優生(上)

四月 27, 2018 SIHH2018

每年初舉辦的SIHH表展就如高級製表界的年終大考,各品牌磨刀霍霍一年備戰,都是為了在這個開年大show上先聲奪人,替接下來一年的業績拿個頭彩。表展新作繁多,究竟當中有哪些作品特別出色,令人過目不忘?以下這十八枚新作,就是在筆者心目中各方面都取得優異成績的十優生,值得特別推薦給各位表迷朋友細味。(文/SL)

 

A. Lange & Söhne

Triple Split

今年SIHH的最大驚喜之一,莫過於是這場由朗格呈獻的計時馬拉松。

2004年,朗格開表壇先河,推出首款可記錄30分鐘比較計時成績的雙追針計時表Double Split,14年後,朗格推出這枚Triple Split三追針計時,可謂一追再追,將比較計時紀錄推高至12小時,再創表壇記錄。

在高級製表上,追針計時功能,其複雜程度可與陀飛輪和萬年曆相媲美,該功能可顯示兩個對手在比賽上的時間差距,只有極少數高級製表品牌才有能力自行製作這種表款。朗格的計時表早已是表壇公認的頂級指標之一,今年這款Triple Split,更是將計時表的複雜程度推向極致。當啟動追針功能後,表盤上六根計時指針同時重疊運行,按下10點位的按鈕,三根藍鋼指針停止,顯示對手甲的計時成績,再按下2點位的按鈕,另外三根銀色指針亦會停止,顯示對手乙的計時成績,而按下4點位的按鈕則可以令六根指針飛返至歸零狀態。不但追針功能升級,此Triple Split更是今年SIHH上公認的最美麗「影后」,極有層次的機芯靚到不可方物!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Offshore Chronograph

為慶祝皇家橡樹離岸型(ROO)今年踏入25歲花樣年華,愛彼特別對1993年問世的初代ROO計時表進行了復刻。外形上,這款復刻版非常接近原版,包括沿用同樣的42毫米表徑,精鋼表殼配海軍藍表盤,表盤上採用的裝飾,亦是舊版的“Petite Tapisserie”小格紋而非如今常用的“Mega Tapisserie”大格紋。表冠部分亦十分懷舊,採用藍色橡膠製作而非新版的陶瓷物料。表背是密封而非透底,也是照足原版的設計。與舊版僅有的幾處不同包括更新了的機芯,蝴蝶式表扣取代舊款的摺疊扣,以及稍有改動的秒鐘軌度。1993年的ROO可說是表壇一款經典作品,如今難得有這樣終於原作的復刻版,大家還有不帶它回家的理由嗎?

 

Baume & Mercier

Clifton Baumatic

一向以高性價比著稱的名士表,今年的重頭作,落在這款搭載全新機芯的Clifton Baumatic腕表。經過五年研發的Baumatic機芯,是曆峰集團第一款將矽質擺輪遊絲和高性能擒縱結構相結合的機芯。遊絲採用全新TWINSPIR™技術製成,可大幅提高機芯在長期運作下的準確性,以及抵抗撞擊的能力。採用POWERSCAPE™技術製成的嶄新高性能擒縱結構則大大降低腕表因摩擦而造成的能量損失,從而提升整體性能表現。高達五天的動力儲存以及1,500 高斯防磁力亦令腕表更為耐用。表款直徑40毫米,設計走簡約穩重路線,有黑面和白面可選,以及圖中這款表盤帶十字設計的瑞士天文台認證款式。

Cartier

Santos de Cartier

卡地亞的時間方陣裡,有長方形的Tank,亦有正方形的Santos。

設計源自1904 年為飛行員Santos Dumont設計的腕表,Santos比起Tank,更多了一份硬朗與英氣。今年強勢回歸的Santos系列,特色元素依舊,例如表圈上經典的八顆螺絲裝飾,不過表殼就更見曲線美,尤其是表冠兩側的線條,真是迷死人的性感弧度。腕表有大碼和中碼兩size,令男士和女士都能受惠Santos的美。新賣點還有超方便的簡易換表帶設計,皮帶和鋼帶簡單一click互換,甚至可大玩鴛鴦配色,自我風格隨心營造。

 

Greubel Forsey

Double Balancier

這是獨立製表品牌Greubel Forsey的名物,Double Balancier傾斜30°雙擺輪表。

普通腕表只有一個擺輪,對於重力的影響只能獨力抗衡,而雙擺輪的結構不僅能將重力互相抵消,更由於各自傾斜互補,重力的分佈點可以變得更為平均,從這點來說,雙擺輪的作用其實類似陀飛輪,都是減少地心引力對腕表的影響。

此表另一個技術突破,是位於7時位置的差速輪,其作用是調節發條盒的力量,令輸出的動力更平均,腕表的精準度自然更為提升。表盤的設計,頗帶點雙重人格的意味,一半是傳統黑色琺瑯表面,一半是微縮機械部件,兩個世界,各自精彩。

 

Girard-Perregaux

Neo Tourbillon with Three Bridges Skeleton

三金橋陀飛輪表,高級製表的典範作,亦是不少人談及芝柏表時的第一印象。早在1884年,芝柏表已經憑三金橋陀飛輪的設計獲得專利,之後這麼多年來,品牌曾試過用上多種貴金屬來造「橋」,例如黃金、白金,甚至藍寶石水晶等。

今年,經典的三金橋轉「型」了——以PVD鈦金來打造的三橋,令腕表更加有型和更富時代感,配合去蕪存菁後的鏤空機芯設計,完全展現這款經典作品前衛周密的機械結構。表盤上搶眼的三條表橋,造型不再是以往直板的長條箭頭形狀,而是帶著棱角的長拱形,連帶水晶表鏡亦配合以凸起的拱形呈現。三條黑色表橋分別固定著發條盒、齒輪組和陀飛輪框架,背後的機芯基板亦僅保留兩條搭橋,從而令整件作品展現出高度的通透美感。

 

Hermès

Carré H

喜愛愛馬仕的人,一定會欣賞其獨有的法式優雅和幽默。

時隔八年,愛馬仕與法國知名建築設計師Marc Berthier合作的Carré H腕表今年重新回歸。新款Carré H依然採用正方形表殼,不過直徑就從原來的36.5毫米增大至38毫米,更為男女皆宜。愛馬仕的產品總帶有令人會心微笑的細節,這款作品亦不例外,有趣的地方一是富有層次的表盤用了不同的技法來修飾,例如表盤最外層採用拉絲處理,中間的小時圓環採用微粒噴砂處理,感覺有點像建築混凝土的質感,而最內層的圓盤則是直紋和橫紋的搭配,由此營造出獨特的光影效果。小時數字均採用雙位數,是市面非常少見的設計。不過筆者最愛的,還是其灰色表盤居然襯上了一支鮮黃色錨形秒針,這樣跳脫的對比,就如許多一本正經的上班族,私底下都是個大頑童一樣,很有趣,很可愛。

 

IWC

Tribute to Pallweber Edition “150 Years”

要數今年SIHH曝光量和話題度超高的表款,絕對少不了IWC這枚Tribute to Pallweber Edition 150週年版腕表。儘管,它看上去一點都不IWC。

不似IWC常規表款的原因,是因為此表的設計參考,來自品牌 1884年推出的Pallweber懷表,當年該表出廠量有限,加上之後IWC一直沒有對它進行過復刻,於是乎Pallweber就漸漸在品牌的檔案庫中塵封起來,直至今年藉IWC 150週年紀念,這款集簡約與前衛一身的作品終可重見天日,得以甦醒。

作品的特色之處,在於其以瞬跳數字轉盤取代指針的時分顯示,驟眼看亦頗有大日曆視窗的錯覺。白漆表盤極具高級感,表背可見的手動上鏈機芯也是絕美,甚至可觀察到跳時機制的運作過程。眼見此表的受歡迎程度,不知道IWC有否將它納入常規系列的打算呢?

 

Jaeger-LeCoultre

Polaris Chronograph WT

今年積家以50年前的Memovox Polaris表款為靈感,推出了一個完整的Polaris運動表款系列,而當中最複雜的型號,則是圖中這款集計時和世界時間兩大實用功能一身的Polaris Chronograph WT。

這是一款傳統的世界時間表款,表盤邊緣可見有23個城市的時區環,東八區的代表城市亦是傳統的「Hong Kong」,兩個計時讀數副盤放在9點和3點位置亦是合理設計。沿襲Polaris原始表款的風格,諸如窄身表圈、阿拉伯數字時符、梯形時標等經典元素都可在此表找到,另外以不同修飾工藝處理的三個同心圓形,亦令表盤更見層次。表盤有兩色,黑色以及圖中更搶眼的海藍色。此表外殼非鋼,而是輕質的鈦金屬,不但輕盈,而且呈現比鋼更溫暖的金屬色澤。這樣一款又輕、又實用、又好看的腕表,絕對是旅人們的好「腕」伴。

 

 

<